• 首頁 > 社會 > 民生泰安 > 民生要聞 > 正文
  • 注 冊 登 錄
  • 真相丨街頭猴戲遭市民質疑,耍猴人:別入戲太深

    摘要: 4月20日下午,在泰山火車站橋洞子附近,一場“猴戲”吸引了不少市民的關注和質疑。

    小猴“救”大猴于“危難”之中。中華泰山網記者 白凱攝

    小猴“救”大猴于“危難”之中。中華泰山網記者 白凱攝

    四只“候場”猴子。中華泰山網記者 白凱攝

    四只“候場”猴子。中華泰山網記者 白凱攝

    中華泰山網記者 白凱

    幾只聰明伶俐的猴子,幾名衣衫襤褸的耍猴人。4月20日下午,在泰山火車站橋洞子附近,一場“猴戲”吸引了不少市民的關注和質疑。曲終人散,耍猴人老鮑向中華泰山網記者倒起了苦水……

    泰安街頭現“猴戲”,喝彩的多,給錢的少

    “小時候在鎮上見過一次,很多年沒見了。”市民楊先生說。中華泰山網記者在現場看到,一位穿著藍色上衣的中年男子,一手拉著麻繩,一手拿著鞭子,不斷給猴子發出指令。活潑好動的猴子并不聽耍猴人的指令,屢屢做出與耍猴人指令相左的動作,這令耍猴人很“生氣”。

    只見耍猴人卷起袖筒,舉起皮鞭就向其中一個猴子抽去,見事不妙,猴子齜牙咧嘴發出“嘶嘶”的聲音,另一只小猴見機上去拉著耍猴人的皮鞭“救”猴于危難之中,猴子的聰明機智博得現場滿堂彩。

    耍猴人“急了”,“讓你不聽話,來我扭扭你的耳朵長長記性。”耍猴人呵斥道。正當耍猴人做出動作之時,猴子先發制人模仿起耍猴人扭耳朵的動作,引得不少圍觀的市民點贊喝彩。

    市民興致正高,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,一手攢著一疊十元鈔票,一手跟圍觀市民討錢。“街頭手藝,幫幫錢場。”男子吆喝著。有的市民會掏出幾塊錢繼續欣賞猴戲,更多的市民則選擇離開。“雖然猴戲是河南非物質文化遺產,但耍猴人跟討飯乞丐沒啥區別。”該男子面露苦色說。

    市民質疑虐待動物,耍猴人笑稱:別入戲太深

    “這不是虐待動物嗎?我看著挺心疼的。”市民李女士皺著眉疑問。面對市民的質疑,耍猴人鮑先生“嘿嘿”直笑。

    鮑先生介紹,他的家鄉有個很大的猴子養殖場,猴子是在養殖場買的,一只一歲的小猴大約1000塊錢。買回家以后要自己訓練,猴子的每個動作都傾注耍猴人的心血,教出一個猴子至少需要三年的時間。而在現場,耍猴人對猴群們或是“聲色俱厲”或是“威逼利誘”都是戲劇沖突的需要。

    “以往的猴戲注重猴子的自我表演,而現在的猴戲加進了不少人與猴之間的戲劇沖突。戲劇沖突的加入,是我們這代耍猴人的創新。”鮑先生笑著說,“市民質疑我們虐猴,是入戲太深了。”

    耍猴藝術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,是留守還是改行?

    與北方賣藝相比,耍猴人更喜歡到南方去。“南方管得稍微松一點,北方管理就相對嚴格一些。”鮑先生說。

    伴隨著全國創建文明城市的進程,耍猴藝術漸漸被社會邊緣化。“我們經常跟市容市貌打游擊。”鮑先生說。鮑先生介紹,由于街頭賣藝的特點,耍猴人只能向乞丐一樣跟看官伸手討錢。“一下午也沒幾個人給錢,光景好的時候一天能收入個百八十塊,碰見個刮風下雨根本賺不到錢。”鮑先生說

    生存空間的壓縮,無尊嚴的生存,跟社會文明和城市管理格格不入。是留守,還是改行,耍猴人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。

    后繼乏人,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場戲咋繼續?

    夕陽西下,曲終人散,鮑先生又向記者倒起了苦水……

    鮑先生介紹,他們來自于河南新野,當地猴戲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。2009年,新野猴戲入選河南“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”,即便如此,猴戲依然沒有改變被邊緣化的危險。“城市管理越來越嚴格,耍猴人的生存面臨困境。村里原有200多人從事耍猴藝術,現在堅持下去的也只有20多個人。”鮑先生說。

    令鮑先生擔心的是,不少年輕人對猴戲藝術并不感興趣,猴戲面臨失傳的危險。“村里的年輕人都去打工了,誰學猴戲啊,又不賺錢。”

    夕陽下,鮑先生吐著煙圈陷入了沉思。

   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: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:0538-6272000 郵編:271000

   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B2-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-1

   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德乙